054 终极结局(二)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席慕儿咬唇委屈,幽怨的扁嘴瞅他,满腹怨气,他明知道她最喜欢慕斯蛋糕,为什么不给她吃?

    “以后每星期只能吃一块蛋糕。言鍆溲覔鳪滹”柴俊熙不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一直命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席慕儿微恼,不服气的轻叫,讨厌他的蛮横,讨厌他什么都不征求她的意见就擅自做主决定她的一切,讨厌讨厌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为什么吗?”柴俊熙侧眸看她,淡淡吐字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席慕儿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,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你知道原因之后,我们再讨论这个话题。”柴俊熙语气淡然,说完之后就不再看她,微微侧身细心照顾着坐在身侧儿子。

    席慕儿撅着小嘴儿看着不理她的柴俊熙,心里越发的委屈,她想吃蛋糕怎么了?怎么就不能吃了?为什么他什么都要管制她?而且是霸道蛮横的强行管制,根本不征求她的意见,她又不是孩子,凭什么他就不问问她的想法呢?

    越想越气愤,越想越伤心,席慕儿莫名其妙就来了脾气,偏要跟他作对一般,腾地站起来想去拿蛋糕,气鼓鼓的叫道:“我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。”柴俊熙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制止了她的脚步,英俊的脸庞面罩寒霜,严厉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以前,看见他面色严肃,她一定会乖乖的坐下来做忏悔状,可是今天的席慕儿却偏就跟他杠上了,一是现在敖文琦夫妻和赫连瑶夫妻全在场,他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,像训斥不听话的孩子般疾言厉色的骂她,让她觉得好丢脸。他难道不知道,她也是有自尊心的吗?二是长期以来被他霸道蛮横的命令不许这个不准那个,她的一切行为都必须听从他的指令,他到底知不知道,她不是木偶不是布娃娃,她也有感受的,他根本就不尊重她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就要吃。”席慕儿怒了,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冲他嚷。

    “席慕儿你给我坐下。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。”柴俊熙微微眯着黑眸,冷冷的凝着她,冰冷的语调威胁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连名带姓的吼她,这还是从结婚以来的第一次,席慕儿更加委屈了,大眼睛迅速泛红,满腹幽怨

    “坐下。立刻。”柴俊熙对她泫然若滴的可怜模样不为所动,微微拧眉,不悦的命令她。

    席慕儿虽然满腹委屈,可是早就习惯了他的命令,现下被他一喝,下意识就听从他的命令一屁股坐了下来,小手死死绞着自己的衣摆,低垂着小脸默默伤心

    柴俊熙和席慕儿两人的音量都偏大,于是立刻引来了大家的注视,敖文琦疑惑的目光在席慕儿和柴俊熙两人脸上来回流转,小心翼翼的轻问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柴俊熙淡淡回答,冷硬的脸色看得出也是有些动气了,拿起餐巾举止优雅的为儿子擦拭掉嘴角的油渍。

    “没事干嘛那么凶的吼她?人家慕儿这么乖,你怎么忍心欺负她?”赫连瑶一边随口打着抱不平,一边漫不经心的端起红酒杯,酒杯贴着红唇正要喝時,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黛眉微微一蹙,然后放下红酒换了杯果汁……

    “她甜食过量了。”柴俊熙头也不抬,专心致志的为儿子擦完小嘴儿又擦小手,似是无意解释更多,只是简单扼要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她们不知道的是,小迷糊太喜欢甜食了,几乎到了成瘾的地步,医生已经提出警告让她必须克制,否则对身体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”席慕儿抬起头幽怨的看他,红着眼眶不服气的反驳,她今天才吃两块而已,怎么就过量了?

    “有没有,我说了算。”柴俊熙冷冷的睨她一眼,口气依旧很强硬。

    席慕儿本就在伤心气愤中,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就迸发出来,想也没想的把心里的愤怒吼了出来:“柴俊熙你太霸道了。”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就冷凝起来,一丝紧绷压抑缓缓流淌在空气中,柴俊熙黑眸危险的半眯着,极具危险性的睨着她,冷冷逼问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生气了。我告诉你,我生气了。”席慕儿不理他的问题,板着小脸无畏无惧的对着他很认真很严肃的宣告。

    柴俊熙有些啼笑皆非,正要说什么,餐桌对面的敖文琦突然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柴俊熙。”

    敖文琦刻意将声音压低,在柴俊熙不解的目光看过来時,她一边观察着席慕儿的脸色,一边冲他快速的摇了摇头,极小声的劝告: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认识席慕儿十几年,敖文琦对她的一言一行太过了解了,她如此明明白白的吼她‘生气了’,那么这个‘生气’就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看到敖文琦如此认真谨慎的表情,柴俊熙微微拧了下眉,缓缓侧眸去看身边的小女人,发现她低垂着的小脸别扭的歪向一边,不看他,也没有哭,想起以前小女人受了委屈就会眼泪汪汪的看着他,这次却冷着小脸不理他,好像要跟他反抗到底似的,莫名的,他还真感觉到‘严重’了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也许伤害到她了,柴俊熙大手宠溺的轻轻抚摸她柔软的发丝,微微倾身靠近她的小脸,妥协般柔声轻哄:“好了,不生气了,我们少吃点,吃半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席慕儿依旧犟着小脖子,不看他,不理他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柴俊熙剑眉拧紧,定定的看了她几秒,然后无奈的叹息一声,抬眸看向候在一旁的服务生,用眼神示意服务生拿一块蛋糕过来。

    接过服务生递上来的慕斯蛋糕,轻轻摆放在小女人面前,柴俊熙最大限度的把声音放柔,耐心的哄着:“一块就一块,满意了吗?转过来看看老公,来——”

    小女人今天是有些不太对劲儿了,不管他怎么哄就是不理他,而且现在连食诱都能做到不动如山的地步,柴俊熙这才有点心慌了

    转了个身,柴俊熙俯首贴近儿子的耳边,小小声的嘀咕了两句,小家伙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妈咪,然后点了点小脑袋,柴俊熙将小家伙抱下座椅,再将装着蛋糕的小碟子交给他,于是小家伙便捧着蛋糕屁颠屁颠的跑到妈咪身边,将手里的小碟子尽可能的捧高,稚嫩的声音喊着——

    “妈咪,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席慕儿看着儿子辛苦的举着小手,心里酸酸的,伸手去接儿子手上的小碟子,柴俊熙看见她终于有动作了,正要松口气,却不想席慕儿接过碟子就随手往餐座上一放,碟子碰着桌上的餐盘发出‘哐’的一声响,她看都不看一眼,弯腰将儿子抱起来就走——

    “宝宝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慕儿——”柴俊熙微微错愕了下,急唤,小女人却置若罔闻,抱着儿子径直走出包房。

    柴俊熙不敢耽搁,立刻跟着站起来,抓起外套与小女人的包包就追出去,身后飘来敖文琦淡淡的戏谑声——

    “柴俊熙你完蛋了”

    柴俊熙没空理会,连头也没回就快步追老婆儿子去,一颗心却被敖文琦的调侃整得七上八下的,完蛋了?有那么严重吗?

    不就是一块慕斯蛋糕而已——

    ?慕儿完结篇】

    一块慕斯蛋糕而已?

    哦。不。这不是蛋糕的问题,而是尊严的问题。

    回到阳明山别墅区,这里挨着的三栋别墅分别是柴俊熙、赫连逸枫和黎晞两年前购置的。

    柴俊熙沐完浴从浴室里不急不缓的走出来,一边系好睡袍腰间的带子,一边漫不经心的抬眸望向床上——

    没人?

    柴俊熙剑眉一拧,眼神望向阳台,还是没有看到小女人的身影,眸光四下流转,一面搜索着,一面打开房门往宝宝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轻轻推开儿子的房门,果不其然,席慕儿正卷缩着小身子挤在儿子的小床上,将儿子轻轻抱在怀里,俩母子都闭着双眼,发出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放轻脚步走进床边,柴俊熙弯腰轻轻将她的手臂从儿子小身子上拿开,然后手臂穿进她的颈下和膝下,将她抱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席慕儿无意识的嘤咛一声,接着缓缓睁开迷离的大眼睛,朦朦胧胧中看见近在咫尺的俊脸,她怔愣了一秒,然后张嘴就——

    “你放——唔——”

    恼火的叫嚣声被男人突然压下了的薄唇紧紧堵住,柴俊熙一面吻住她的唇,一面抱着她快步走出儿子的房间,避免她的叫声把熟睡中的儿子吵醒。

    席慕儿被他这一吻,神智顿時清醒过来,下意识就在他怀里用力挣扎,摆动着小脑袋躲开他的唇,她愤愤低叫:“我要跟儿子睡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挣扎使得柴俊熙猝不及防,差点没抱住她,吓得他赶紧收紧手臂,将她牢牢桎梏在怀里,脚下的步伐加快,进入卧室,用脚将房门踢上,然后径直往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跟儿子睡——啊哦——”

    席慕儿的叫嚣声还没吼完,就整个人被柴俊熙轻轻抛在大床上,小女人顿時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,睁开眼感觉天花板都在摇晃——

    扶着脑袋狼狈的从床上爬起来,席慕儿微微喘息,恨恨的瞪了眼耸立在床边的男人,咬着小唇,她二话不说就手脚灵敏的爬到床的另一边,跳下去就往门边跑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身体突然腾空,席慕儿才跑了两步就被手长脚长的柴俊熙一个箭步追上,再次拦腰抱起,顺势回身就又将她扔到床上去,吓得席慕儿尖叫,在床上滚了两圈才停下,仰躺在床中央气喘吁吁

    稍稍消停了几秒,席慕儿缓过气之后猛地从床上弹跳起来,也不往床的另一边跑了,就直接从他身边跳下来,看都不看他一眼就犟着小脸又往门口冲——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柴俊熙防着她,见她一有动作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,愠怒的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儿子睡——”小女人像头小蛮牛似的,头也不回,就一个劲儿的拱着小脑袋往前冲,可是手臂被男人抓住,任凭她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没办法再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去就去。”席慕儿尖细着嗓子不依不饶的嚷着,今天还就跟他扛上了,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,干嘛老是命令她?她是他老婆,不是他的奴隶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席慕儿,你闹够了没?”柴俊熙勃然怒喝,寒着脸用力拽了她一下,再顺势轻轻一甩,直接让她跌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席慕儿跌坐在床边,一动不动的僵坐着,呆滞的歪着小脸,没有看他。

    柴俊熙一吼完,就惊觉自己的声音太大了,再看到小女人呆呆傻傻的小模样,心里顿時泛起一抹愧疚与心疼,低叹一声,大掌正要伸去抚摸她的后脑,可是他的手还没触摸到她,歪着小脸的小女人突然猛地抬起头来,向来迷糊的小脸此刻却异常的清明,一双大眼睛愤怒的看着他,嘶哑的嗓音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,一声声逼问道——

    “我怎么闹了?我哪里闹了?我只是想跟儿子睡,这也是闹?哪个妈咪不跟宝宝睡的?宝宝都快三岁了,我还没和他睡过一晚,我怎么就是闹了?”

    小女人饱含积怨的咄咄逼问让柴俊熙狠狠拧眉,一時被逼得词穷,他下意识的辩解:“他是男孩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男孩子怎么了?男孩子也是我生的,男孩子也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,我是他妈咪,我有跟他亲近的权力,你凭什么阻止?”席慕儿越说越气愤,她已经忍了很久了好不好,她讨厌他不顾她的感受就什么都擅自做主,很讨厌。

    柴俊熙微微怔愣的看着情绪激动的小女人,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生气这么伤心的样子,他不由暗暗反省,自己对她是不是真的太霸道了

    席慕儿支起小脸幽怨的看着他,晶莹剔透的眼泪开始争先恐后的往下掉,情绪一時控住不止,大哭起来:“你不让他吃我的奶,你不让他晚上跟我睡,接下来你是不是准备让他不要喊我妈咪,喊别的女人做妈咪。”

    本是气话,可是小女人哭得很大声,可怜兮兮的模样像是受尽冤屈的窦娥,柴俊熙唇角抽搐了下,一颗心一阵阵的抽痛,认输了

    缓缓蹲下身,柴俊熙一瞬不瞬的看着涕泪纵横哭得毫无形象的小女人,大手摸上她的脸颊,指腹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泪痕,极尽温柔的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席慕儿小脸用力往一边撇开,拒绝他的触碰,狠狠咬着小唇不说话,吼完之后就默默的掉眼泪,凄楚的小模样看起来尤为可怜。

    柴俊熙心疼得不行,蓦然一阵心慌,这丫头,没脾气就没脾气,怎么一发脾气就这么凶悍?根本没给他一丝一毫的预兆和防范,让他此刻有种束手无策的狼狈感——

    “好了。小乖不生气了好不好?别哭了。”柴俊熙心疼又无奈,双手轻轻捧住她的小脸,深深看着她红通通的双眼,试图解释:“老公是关心你,你不能吃太多甜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总吼我,你什么都命令我,不许我这个不许我那个,连我穿什么你都要命令,我又不是你的奴隶,也不是你的员工,更不是你的佣人,你干嘛老是命令我?”小女人勃然大叫,打断他的解释,委屈的泪水像是泛滥的洪水,哗哗的往下滚落,滴落在他的手背上,烫得他的心一直颤,心疼

    他不是故意命令她,而是她每次外出穿衣都拿不定主意,站在衣帽间里抓头挠腮的苦恼模样让他好笑又好气,最后他索性就每次都帮她挑好,让她不用再那么苦恼,可是现在怎么就变成他的错了?

    席慕儿越说越伤心,嗓音哭得更加嘶哑,狠狠抽了抽鼻子,幽怨的控诉:“你从来不管我心里的感受,你根本就不尊重我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柴俊熙冤枉至极,他或许是有些霸道,但那全因他爱她。他疼她爱她都来不及,怎么会不在乎她的感受?怎么会不尊重她?这没心没肺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他还说没有?他还敢说没有?席慕儿蓦地又哭了,伤伤心心的哭了,一边狠狠掉眼泪,一边伤心欲绝的哭诉——

    “你有你有。你就有。你当着那么多人吼我我又不是孩子,我也有自尊心的好不好呜呜呜你让人家好丢脸”

    “别哭别哭。”柴俊熙心疼死了,赶紧用指腹轻轻擦着她疯狂滚落的泪水,微微倾身凑上去吻她的双眼,忙不迭的道歉:“对不起。小乖对不起。老公错了好不好?别哭”

    席慕儿狠狠挥开他的手,转身就趴在床上,双臂弯曲枕在脑门下,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般哭喊:“讨厌你。再也不理你了”

    柴俊熙站起身坐在床边,微微侧身看着哭得双肩耸动的小女人,大手轻抚她的背脊,却叫她小手一挥,把他的手打开——

    “不要你碰我。”席慕儿头也不抬的大叫,把他的手挥开之后又继续哭……

    “慕儿乖——”柴俊熙微微俯身,耐着性子极尽温柔的轻哄。

    席慕儿腾地爬起来,坐在床上与他面对面,冲他大叫:“不乖。我不要乖。我越乖你越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柴俊熙啼笑皆非,深吁口气,无奈的抿了下薄唇,然后双臂一伸,将不依不饶的小女人搂进怀里来,收紧双臂压制着她的挣扎,薄唇轻轻贴在她的耳朵上,柔声说:“老公都认错了不是吗?你还想让老公怎么做才肯原谅老公?嗯?”

    “你走开你走开。不要你抱我。”小女人委屈的扁着小嘴儿哽咽,小手用力捶打他的胸膛,他越哄她就越是觉得伤心。

    柴俊熙哄得词穷,小女人以前很好哄的,像今天这么难缠还是第一次,看来自己很多地方还真是做得不够好——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老公正式跟你道歉,保证以后不会再大声对你说话,好不好?”柴俊熙一下一下的轻啄她的耳朵,近乎讨好的对她说。

    “唔”席慕儿抗议的发出一声鼻音,他吻得她耳朵痒痒的,害她有些不能集中思想,讨厌,又想铯诱她吗?

    柴俊熙伸出舍尖在她耳里打转,居心叵测

    “不要”小女人不满的嘟囔,小手推开他的俊脸,撇开小脸不肯他亲。

    将她捣乱的小手抓开,柴俊熙哑声轻哄:“慕儿乖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乖。我不要。你又要不顾我的感受对不对?”席慕儿莫名其妙又怒了,支着小脸气愤填膺的瞪他,孩子气的鼓着腮帮子大叫:“每次都是这样,不管什么事都是这样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根本不管也不问我的意见对不对?”

    柴俊熙微微一震,俊脸蓦地沉了下来,定定的看着她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一不说话,席慕儿就有点发毛了,其实两夫妻会拌嘴会闹别扭都很正常,她懂得,所以他刚才跟她道歉说对不起的時候,她就已经不那么生气了,他是她的男人,又不是仇人,哪有那么大的怨恨,吵过闹过,气消了就好了。

    席慕儿局促的咬着小唇,偷偷瞟着柴俊熙的脸色,暗暗反省是不是自己太无理取闹不依不饶惹他生气了?呜呜呜她不想跟他冷战,她不想。

    讨厌讨厌。再哄她两句嘛。再哄她两句她就原谅他了嘛。嘤嘤嘤嘤

    扁着小嘴儿,小女人小心翼翼的偷瞟着面无表情的男人,最后,很没骨气的妥协——

    “那个我”

    “好。老公不碰你。”还不待她说完,柴俊熙突然开口说道,语气很平静,大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摸了两下,然后在她唇上蜻蜓点水般轻啄了下,道了声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掀开丝被,背对她侧躺下去,长臂一伸,‘啪’的一声轻响,他那头的床头灯就应声而灭——

    席慕儿呆呆的跪坐在床上,怔怔的看着男人宽厚的背部,他他他不理她了?

    不安了,心里像是有只小猫在挠抓似的难受,席慕儿从来就藏不住心事,她要是心里有什么,就会坐立不安,不解决掉是睡不着觉的。

    气呼呼的咬了咬小唇,她想了想,然后用小脚丫去轻轻踢他的臀部——

    一下。没反应——

    席慕儿幽怨的抽了抽小嘴儿,小脚丫用了点力——

    两下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睡着了?不可能那么快吧?那是生她的气了?哼。小气。她都还没消气呐。他倒先不耐烦了?

    又气又怨,小女人想也没想就对着他的臀狠狠一脚踹过去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尖叫的不是柴俊熙,而是想踹人的小女人,她的小脚丫在即将踹上男人的那瞬,一只大手像铁钳似的抓住了她的脚踝,吓得她赶紧双手反撑在身后,差点稳不住身子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柴俊熙微微回过头来淡淡的看着她,不冷不热的发出一个字,大手还牢牢的抓住她的脚踝,没有放开的打算。

    席慕儿咬着小唇,哀怨的瞅着他,小脚丫被他紧紧抓着,她微微用力想抽回,可是他抓得很紧,她根本抽不回来,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,她索性把小脚丫往前送了点,大胆的用脚趾头起挠他的臀——

    “你再哄我两句。你再哄我两句我就原谅你了。行不行?”小女人一边挠他,一边幽怨的瘪嘴要求,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想疼到心坎里去。

    柴俊熙定定的看着她,几秒之后,他缓缓侧过身子,然后轻轻松开她的小脚丫,再对她伸出双臂,无奈的轻唤——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女人立刻像只小猫似的向他爬过去,手脚并用的钻进被窝里,然后乖巧听话的往他怀里靠去——

    “慕儿乖。老公以后再也不吼你了,以后一定什么事都征求你的意见,好不好?”柴俊熙毫不吝啬的按照她的要求柔声轻哄,宠溺的在她唇上轻轻/舔/吻,大手爱怜的轻揉她脑后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女人用力点头,脆生生的应道,然后微微撅起小嘴儿:“还有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小乖。老公爱你。”柴俊熙休长的手指微微弯曲,将她的小下巴勾起来,直直望进她的眼底,在她唇边深情呢喃。

    小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幽怨的望着他,小手在他胸膛上像猫爪似的挠啊挠,委屈的哽咽:“你讨厌你讨厌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生气了。”柴俊熙唇角勾起一抹轻笑,见到小女人撒娇的可爱模样,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咬你咬你叫你欺负我”席慕儿叫着嚷着,凑上小嘴儿在他下巴上用力咬了口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柴俊熙拧眉,闷哼一声,他还来不及说话,小女人柔若无骨的小手就在他胸膛上不安分的游/走起来,到处点火

    “慕儿呃”柴俊熙微微一震,小女人的小手已经猾至他的小腹,惹得他狠狠抽了口冷气,嗓音骤然沙哑:“不是不让老公碰你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不

    瑶瑶完结篇】

    车还没停稳,赫连瑶就推开车门快速的往屋里冲,黎晞拧眉看着老婆的背影,本是气闷的心不由多了一分担忧,赶紧停好车跟着进屋。

    径直往二楼的卧室走去,房门大开,进去之后却发现里面没人,黎晞正疑惑间,突然听见卫生间里有水声——

    大步走过去,伸手就去扭门把,可是门却上了锁,黎晞不由得狠狠拧眉,抬手在门上轻扣两声——

    “瑶瑶。”。

    里面没人答应,黎晞侧耳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,不死心的用力扭了扭门把,微微焦急的喊着:“瑶瑶?瑶瑶你没事吧?开门。”

    静等几秒,里面还是没人答应,‘啪啪’两声,黎晞直接用手拍门了,急得音量也直线上升:“瑶瑶,开门,你再不开门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就在黎晞急得要破门而入時,赫连瑶有气无力的声音突然从卫生间里缓缓飘出来,紧接着水声也停止了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‘吱呀’一声,卫生间的门缓缓打开,赫连瑶微微苍白的小脸出现在黎晞的眼前。

    黎晞高大挺拔的身躯静静的耸立在门前,英俊的脸庞面罩寒霜,一双凤眸锐利的射在老婆蔫蔫的小脸上,眸底正酝酿着一股猛烈的风暴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黎晞犀利的眼神紧紧盯着老婆的小脸,语气有点冷硬。

    “呃,没什么。”赫连瑶微微怔愣了下,小脸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,垂下眼睑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?”黎晞凤眸微眯,唇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有什么吗?”赫连瑶抬眸看他,蹙眉疑惑的瞅着他,他今天怎么阴阳怪气的?。“没什么你干嘛锁门?”黎晞口气一下就冲了起来,在自己家里,还是在自己卧室,她为什么要锁门?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?()
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